读侦探小说《一只鞋》有感

程小青刊于《快活》第8期上的一篇小说《一只鞋》,作品写一个杭州银行经理的妻子在自己家里遇害,现场勘查发现如下线索:

1.被杀少妇长得很漂亮,且和丈夫至少相差十五六岁。

2.死者躺在床上,面目安详,妆台的血迹比床上多,说明死者在妆台被杀又被移尸床上,且死于不备,凶手当是她熟悉的人。

3.楼下常有不三不四的人对少妇进行骚扰;且凶杀现场有一只陌生男人的鞋。

4.案发时管家被死者支走,女佣人被锁在别的房间。

侦探小说《一只绣花鞋》

警方根据这些线索,轻率做出结论:女子因外遇被杀。应该说,这种判断不无道理。但私人侦探包朗对此持有异议,因为所有邻居都说死者生前非常安分,只因居室光线暗,常到阳台做活,而阳台临街,故而受到骚扰,但死者对骚扰者非常反感,况且,如果是她与人外遇,就不应当被杀死;若说她被侵犯,她又不该支开佣人,这种思考,比警方更深入细致。

包朗又注意到另一条线索,即死者刚收到一封信,却又很快烧掉,私人侦探便去调查死者的丈夫,发现死者丈夫因挪用银行的款项炒股破产在逃,在警方抓住她的丈夫之后终于真相大白,原来,她丈夫在逃后,写信约她见面,为此她支开管家与佣人。两人见面时,恰好一个流氓喝醉酒后扔进一只鞋,她的丈夫此时本就如惊弓之鸟,发现鞋后,误以为妻子不贞,做好了圈套缉拿他,慌乱中杀死了妻子。案情错综复杂,案件的侦破合乎情理,令人信服。

编辑:私家调查侦探发表日期:2020年11月8日